35岁+技术人,为何频频傲娇着裸辞?

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裸辞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因为我知道市场对技术人员的需求量很大,并且认为凭自己的技术水平找个普通的工作应该不是问题,找个满意的工作呢,倒还得努努力加上一点运气兴许就可以。

有一次在裸辞后,我大概过了50天才找到合适的工作,当然也有拿到offer但自己拒绝了的。那时候又因为买了房子,压力有点增加,于是此后一直告诫自己,任何情况下都千万不要裸辞,只能骑驴找马,期间就算委屈点也没什么大不了,打工人多赚点钱最重要,毕竟哥也是个实在人。

然而,然而,这些自我告诫并没什么卵用,在30岁+后,我不止一次地裸辞了。当很多人在担心被裁掉后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裸辞了;当很多人在担心自己难以爬到某个技术类职位的时候,我从公司的最高技术职位裸辞了;当很多人在担心项目不稳定饭碗不够铁的时候,我却从貌似项目资源比较丰富饭碗暂时比较有保证的项目组裸辞了。

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故弄玄虚什么了。实话说吧,我有这样裸辞的底气,一方面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努力,在技术面广博的同时,在某一方面稍有深度,也比较符合大部分三四线城市公司对技术负责人的要求,另一方面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崇尚自由的个性使然,比如为了自由,我给自己找好了最后的退路,就是靠当滴滴司机养家,这在很多人看来貌似不太靠谱,觉得一个985毕业的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去当个司机实在太可惜了。但我骨子里,却总是坚信自己有一天能成为一个自由人,自由在我看来不是为所欲为,而是有底气拒绝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当滴滴司机,只是我整体迂回战略的一部分,不会是我长期的谋生手段。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离奇的想法,下面先分享下我的大体经历吧。想看视频的,可以看看我的系列视频:“一个草莽技术人的成长”,或者进入视频号主页先关注以后闲了再看:

我在北京上的大学,毕业后先是在北京工作两年多,在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当过开发测试工程师,之后辗转到深圳。北京的具体经历,这里就不多说了。在深圳的时候呆过两家公司,表现还可以,第一家公司直接领导对我的评价是:Windows编程专家;另一家公司直接领导的评价是:以你的技术水平,出去找个好工作卓卓有余。这些评价略为夸张,我也没有被这些褒扬之词冲昏头脑,我从来不跟公司里面的人比技术,而是放眼整个行业,关注整个行业的技术趋势和技术牛人,明白自己几斤几两,进而主动学习最能让自己和身边大部分人区分开来的所谓核心或底层技术。

工作的前五年,我基本上都是在Windows上进行客户端开发,虽然也曾深入到Windows内核层进行驱动开发,但始终没有涉及服务器端。五年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转型了,因为桌面软件的市场份额在逐渐降低,Web应用在兴起,而我对Web前端编程不感兴趣,所以转到服务器端是比较合适的选择。阴差阳错,我进到了一家云计算公司,当时他们需要一个懂Windows内核调试的人,帮他们调试一个开源项目,我这方面正好有些经验,但实际上这个项目也涉及到Linux内核层的代码,我在完全没有Linux系统使用经验的情况下,愣是一月学会了各种Linux命令并且懂得如何调试Linux内核模块、修改内核代码。这个项目结束后,结合公司项目需要,我学习各种虚拟化平台的自动化部署,比如OpenStack、OVirt、XenServer、VSphere等,并学习KVM、Xen等相关虚拟化技术的底层原理,剖析OpenStack开源云平台的源码。经过三年忍辱负重式地努力提升后,我可以自信地拍着胸脯说,我从一个Linux和云计算小白变成了当时公司里对云计算的整个技术体系及原理理解得最为深入的人,眼界大大地开阔了。

以上这些是我在奔三阶段的经历,虽然在我还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就有着如此深刻的危机感,但即便如此,当三十岁真的到来的时候,我还是感觉远远没有准备好什么,感觉有些魂不附体,有些手无足措。

还没完,接下来更精彩……

也就是说,在我工作了8年之后,我有5年的Windows客户端开发经验,再加上3年的云计算平台架构、自动化部署经验,期间也看了很多技术书籍,默默学习了不少系统底层的东西,比如Windows和Linux操作系统内核的设计与实现,一些破解技术等。相对来说,那个阶段我欠缺的主要是服务器端的开发经验、各种服务端中间件的使用、技术团队的组建和管理经验。因为我并不想把自己局限在某一端,比如只做个资深的客户端开发人员或者服务器端开发人员,而希望自己能涉略系统研发的方方面面,比如包括运维,这样最终能成为一个可以掌控全局的人。让我焦虑的是,在我离这个目标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的时候,年龄已经3打头了,多少次,我面对自己、面对现状的时候,只能感概岁月的无情!

在那家云计算公司呆满3年后,我觉得当时团队的技术实力和眼界在云计算领域非常有限,并且认为云计算最后注定是少数巨头瓜分的市场,其它的小创业公司基本得当炮灰。在这种情况下,结合我对自己将来的定位,我应该往服务端应用开发方向转,但有点难为情的是,我的短板正好是我想转型的方向。当时我也有去腾讯、阿里等大厂试试的机会,但他们基本都是想让我过去继续Windows方向的开发,虽然可能会涉及内核驱动等底层的开发,但我对去大厂当个螺丝钉完全没有了兴趣,我是个没有大厂情结的人,我更想的是怎么补我的短板,比如服务器端开发和架构、技术团队组建和管理。

在决定往应用层方向转型之后,我一边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一边猛补服务器端应用开发的知识,记得当时还阅读了Redis源码,以及阅读一些小型的服务端开发框架的源码。然而不管我怎么补,因为这方面踩的坑不够多,短时间内想在一线城市找个服务器端应用开发而且薪水还不错的岗位,是比较难的,更不用说空降到某个团队去当管理者或者自己组建团队了,因为之前也就带过一两个人,团队建设和管理上基本是空白。就算我有那个能力吧,合适的坑位同样也非常的少。

那如果继续做个普通的开发人员,又如何提升自己的架构能力和技术管理能力,以便日后更从容地应对技术人35岁中年危机呢?我百思不得姐(解),妹(没)有好办法。

正好那段时间,有猎头联系到我,可以给我推荐广西一些公司的职位。我惊奇的发现,广西这边给我的职位,可以是技术总监或是软件部负责人。如果我接受了这样的职位,意味我在公司的技术决策、架构选型和设计、团队组建上都有比较大的自主权,而这样的经历,恰恰是成为掌控全局的人所需要经历的。如果继续呆在一线城市,可能几年后我才有机会开始去经历这些,说不定那时候中年危机已经到来,而回到三四线城市,我提前几年经历这些,对我的成长帮助更大,当互联网人普遍恐惧的35岁到来时,我已经在技术管理和平台、应用架构设计上有多年的积累,这样或许会更从容一些。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有选择地接受了其中一个offer,逃离了北上广,回到老家广西。

插曲,在我回到广西几天之后,美的云计算的面试官给我打电话,说之前的面试通过了,我说自己已经不在深圳了,他说如果回深圳可以随时跟他联系。这个面试官是我找工作那段时间聊得最投机的面试官,问了不少东西,包括C++标准库STL在内存管理方面的一些做法、Linux僵尸进程、开源的协程库的基本原理等等,让我觉得我曾经深挖的一些东西还是有用的,而我身边也很少有人会去钻研这些东西,只可惜后面没能跟他共事。

继续。我是带着找最后一份工作的心态回来的,可能是经历过各种各样靠谱或不靠谱的面试之后,我心已累,此后不想再那么折腾了。

三四线城市的公司一般规模较小,面临的业务场景可能也不够复杂,从这方面来说,对技术人的成长有些不利。很多人以为三四线城市生活节奏慢,上班轻松,我想这些大都是人云亦云。偶尔也会有老板问我关于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公司的差别,我觉得无论是工作强度还是员工的整体素质,都没有什么大的差别,我在哪里几乎都能发现有在公司上厕所后不冲水的员工。很多老板呢,只学到了一线城市公司的加班文化,然后琢磨着在自己公司推行,因此这边单休的公司有一定的比例。还有一些老板,技术上承认自己不懂,但又认为实现某些功能很简单,动不动想让你给他整出一个百度来,百度界面多简单呀。

那么从技术成长的角度来看,大部分技术人在三四线城市发展,几乎是没看到有什么好处,其它方面的好处则因人而异,比如有些人觉得离家近就是好处。我自己呢,因为情况比较特殊,选择回到三四线城市,是为完成自己曲线救国式的成长,而不是响应什么所谓回来建设家乡的高尚口号,我的觉悟暂时还没到那个高度,也没有那个能力。

回到三四线城市工作的几年间,有时候我也会有些不适应,找最后一份工作只是我美好的愿望,当然我不是在抱怨某家具体的公司,对于自己曾经任职过的公司,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感恩之情的,如果他们需要,我可以无偿继续给他们提供技术方案上的指点。现实情况是,为了生存,偶尔工作中我们不得不去做一些自己不太情愿做的事情,如果生存有了基本保障,我们就有更多底气拒绝做那些令自己不愉快的又没创造出什么价值的事情,尽管这些事情在某些人看来是有价值的。

这些年,我越来越学会了拒绝。今年在疫情的笼罩下,很多人失业或者害怕失业,而我在互联网中年危机的35岁关头,一年内分别裸辞了技术经理和系统架构师两个职位,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甚至是愚蠢的,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尽管屡屡受挫,当再次寻找工作机会的时候,我还是抱着找最后一份工作的心态,梦想还是要继续的嘛。

我也时常在反思,为什么自己不能在一家公司老老实实呆下去?得到的答案是:我没能坚持追随内心,总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接受这些offer。有时候我直觉上认为这份工作可能不会让自己快乐,但因为其它一些原因,比如满意的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所以勉强接受了offer,这就为后面的变动埋下了伏笔。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想跟所有的打工人说,就是尽量不要贱卖自己,当你贱卖了自己,你在工作中就难以做到全情投入,这样对自己对公司都是不利的,而且这种情况下一旦外面有更好待遇、更好职位的工作机会,你不蠢蠢欲动是不太可能了,除非你是传说中家里有矿、上班只为体验生活的物种。

我在别人眼中频频傲娇着裸辞的原因,除了我愿意去当滴滴司机谋生外,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我坚信自己具备的这些综合能力,总有一些适合的场景去发挥,总有一些合拍的人选择与我合作。那么我要做的,首先是要把自己推出去,认识更多的有识之士。

于是这一年来,我在各个招聘平台公开简历,有很多的猎头跟我联系,可以提供一线城市技术经理、技术总监类似的岗位,我想如果我没有使用这个迂回战略,现在的我就是一线城市里一个相对资深的码农,技术总监之类的职位对我来说可能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我又如何成为一个掌控全局的人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采取的迂回战略某种程度上是有些效果的,当然如果你是个大牛,你早期的经历也比我好很多,那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一句话:兄弟别学我!

目前我创立的【技术人成长】品牌,正是为了让自己在将来有机会遇到更多合拍的人,达成更多的合作,给自己机会,给他人机会。很多人都嫌猎头烦人,我却加了很多猎头的微信,有些甚至相聊甚欢,因为一个做自媒体、打造个人品牌的人,连猎头的骚扰都无法承受,以后怎么面对他人的议论甚至诽谤呢?而且猎头朋友多了,有时候我还可以给技术朋友们提供一些职位信息,广结人缘,帮助他人最后就是帮助自己。

现在无论你在哪里搜索“技术人成长”,大部分内容都指向了我的独立技术博客、微信公众号、微信视频号、知乎主页、Github主页等等,我将用十年的时间,让这个品牌的信息散布到互联网这个新基础设施的各个角落,我深知道阻且长,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欢迎微信扫码关注【技术人成长】视频号,我们一起成长!最后透露个事,裸辞都是过去式了,目前的工作状态,我挺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