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不羁成长岁月: 大学时代

技术人成长,却不仅仅是技术上,其中很重要的一面是心智的成长,心智的成长跟个人的思考习惯相关,思考习惯又和一个人的性格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性格又主要是由成长环境和教育铸就的。

之前我有聊过自己的少年时代:我的野蛮成长岁月-少年时代,这一期,我又来个忆苦思甜,不过我跳过了只顾做题的沉闷的中学生活,跨越式地聊聊大学时代,我那不羁成长的岁月。

如果你看过我少年时代的经历,那对我的出身也有所了解,要是有点好奇心,可能就会想,一个如此出身的山沟青年,在大都市里的求学岁月又是怎样的呢?不瞒您说,大学生活,的确是我不堪回首的一段挣扎岁月。

出远门读书,首先是经济上的问题。学费呢,当然是没有,好在当年可以申请国家助学贷款,于是我得以继续求学并完成学业。然而在生活中,和同学、室友之间的种种落差都让我变成一个更加沉默寡言的学生。由于生活费很少,每次看到室友晚上吃方便面,嘴馋的我都舍不得买一包;晚上聊天,他们聊到电脑游戏啊,或者其它一些好玩的东西,我完全听不懂。渐渐地,我感觉自己和他们似乎是来自不同世界,经历迥然不同,无法理解对方的所思所想,于是,我变得更孤僻了。

我当时心里明白,不管怎样,我首先要面对学业这个问题,我要在这四年里学到真正的本事,虽然我还不知道毕业后将何去何从,这也是很多大学生都有的迷茫。怎么学到真正的本事呢?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着把学校安排的课程学好。

由于高中数学和英语底子比较好,刚上大学时,这两门课我学得比较顺利,尤其是英语,基本不听课不写作业,考试也能拿还不错的成绩。大学第一个学期,参加学校举行的英语单词比赛,也拿到了奖。又听说计算机系的学生如果数学和英语好,会有一些优势,所以整体上我对自己和未来还是充满了信心。然而好景不长,计算机方面的薄弱基础甚至零基础,让我在某些方面受到巨大打击,于是,年轻气盛的我开启了叛逆模式。

事情是这样的。学校有一些课程,我记得类似于教怎么使用Office软件,比如使用Word打字、使用FrontPage做个简单的网页等。这个时候,我发现很多城里来的同学很快就做出来了,而我怎么也不会弄,于是厚着脸皮问那些平时互相都不说话的同学,他们有些稍微讲了,可我还是听不懂,有些看起来有点不耐烦,随便说了句就走了。之后,我又选了一门选修课,关于3D Max的。在这个课上,我也是基本听不懂。有一次我按老师教的步骤,也画出了一个图形,但老师叫我们保存的时候,我不知道如何保存,于是问了老师,怎么用电脑保存东西。老师有些吃惊,然后跟我说,你电脑基础太差了,跟大家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考虑到我那个学期选的其他课程学分已经满足学校要求了,我就马上生气地离开教室,以后再也不去上这老师的3D Max课了,最后这门课自然就是零分。我为自己的计算机基础如此之差而懊恼,但又买不起电脑来自学,学校机房的网费又比较贵,对于温饱都成问题的我来说,也没法靠去机房来补这方面的知识,而且说实话,当时的我也不太清楚该怎么补。

在比较长时间的困惑后,我放弃了高数和英语的学习,我实在不明白作为计算机系,却不教我具体的计算机技能,而要学这些理论的东西干嘛。保研的念头,在我心里也曾经只存在了大概两三个月,就彻底消失了,因为需要每门功课分数都比较高才有可能保研,我觉得自己做不到。大一下学期,高数练习册上面的题目,直到快期末考试了,我还是一题都没有写,对我来说已然及格万岁。以前有些同学数学遇到难题喜欢来问我,后来渐渐也很少有人问我了,因为老师上课我也没有听,都是快到考试的时候突击一下,力争及格。我不知道如果保持这样的状态,毕业后能干嘛,甚至萌生了以后混日子的念头,比如想混个大学毕业文凭,回到相对贫困的老家会不会吃香点之类的……

大二那一年,所有课程的教材我都没买,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图书馆里,看了很多闲书,有散文小说、卡耐基心理学方面的书等等,然后快到考试的时候,匆忙从图书馆里借教材,突击一两个星期把这门课通过。大学时这种临时抱佛脚的状态持续了比较长的时间,以至于现在毕业多年了,我还经常做快考试了还没开始找教材来突击的噩梦,每次醒来后才松一口气。那段时间书看多了,我开始有点膨胀,下决心要自己动手写一本小说。一个学期后,也就是大二结束时,我真的写完了十几万字的小说,只是没有办法出版,也就没有然后了。

就这样,进入了大三。我在开始想,如何让自己有竞争力。反正计算机基础差,拼不过同学们,那我就力争在其他方面夺得优势,想来想去,我的英语基础还不错。于是,大三那个寒假,同学们都回家过年了,我经常一个人跑到宿舍的楼顶上、站在北京深冬刺骨的寒风中,抱着牛津词典背起单词来。之前我在图书馆里已经背过英语专业八级的单词,也背过GRE词典,这回只有厚厚的牛津词典能满足我。我想象着自己毕业时,就已经能出版一本小说,并且考过了GRE或者剑桥商务英语,不禁寒风中自我陶醉。后来这两件事都没有实现,出版小说没我想的那么容易,GRE考试的报名费也是我当时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想都不敢再想。因为年轻叛逆和心高气傲,几次考六级的机会我都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要考就更高级的考试,但最后却都没有考,因此,至今我还是英语四级。

大三下学期是个转折点。因为得到高中北京校友的资助,我买了一台一千多块的电脑,记得当时内存只有512M,但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的一些想法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慢慢觉得,混个文凭回老家的想法可能不太靠谱,既然有电脑了,应该多学点编程,我其实还是有点不相信计算机基础方面和同学们的差距不能补回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我开始学习C++语言,照着教材上的例子敲代码,没想到这么一来,我真有感觉了,渐渐地喜欢上了编程。刚开始是编写一些控制台程序,后来就学习VC++,编写图形界面程序。后面再上学校安排的C++课程时,我觉得非常轻松了,完全没有以前做个简单网页都一头雾水的状况。还记得那时候,年轻气盛,心直口快,我还当面跟C++老师说,您备课时肯定是看过网上某某人的C++视频课程了,老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她在讲C++时确实借鉴了那个课程的讲法。

大四的时候,我已经摇身从班里计算机基础最差的学生,变成了班里编程经验几乎是最丰富的好同学了,微软到学校里选一些学生参加育英培训,我也通过考试然后去参加了一段时间的免费编程培训。这样,在编程上,我身边没有什么人可以交流了,于是我经常逛网上论坛,接触到更多同行,渐渐地视野就打开了。网上的文章《一个计算机高手的成长历程》,讲了自己如何从笨拙的编程新手到变成可以写操作系统内核的高手,还有我老乡金旭亮的文章《一个普通IT人的十年奋斗》,讲述他在广西师范大学考研失败差点跳漓江后又辗转到北京理工大学读研再后来留校任教的故事。这些故事都给了我一些激励,因为如果实际情况就像文章中描述的那样,我会觉得自己不比他们笨,只要努力,假以时日,也能成大器。还有一些文章,是拿来膜拜的,比如《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二十人》,也是被我读了又读。更多的文章,实在是无法一一枚举。我想说的是,这些东西开阔了我的视野,但是一味地追随崇拜大牛,也可能让你难以踏实走好自己的路,如果有机会,下次我会单独聊这个话题。到这个时候,我还是很叛逆,只要不影响毕业的事情,我基本都不会做。比如学校的素质拓展申请,说申请通过后会有什么好处之类的,但不影响拿毕业证,所以同学们在填这些申请的时候,我直接拒绝填写,更甚的是,毕业典礼那天,大家都去足球场集体合影,我却选择躺在宿舍里睡觉,心里觉得这大学生活没有什么值得我怀恋的……

插个题外话吧,我呢,大学四年没有回过家,因为来回路上花费会有上千块,是我差不多一个学期的生活费,这是当时我父母无法承担的。如果能够重来,我决不会这样做,我会尽量想办法寒假或暑假多回家,多陪伴家人,哪怕是借路费。而且当时的路费在我毕业后看起来并不多,毕业后也有能力去偿还,还是自己的目光太短浅,被金钱吓退,还没有明白,亲人最可贵,多陪伴才不会后悔。

以上就是我大学生活的全貌,虽说不堪回首,无法重来,但更需回首、反思。如果读者里有在校大学生,我只想跟他们说,请珍惜大学时光,好好学那些理论知识吧,也许在你学校里学习它们的时候,无法理解它们将来会在你的工作或生活中有怎样的作用,那是我们大部分人某个时间段目光的局限性,难以避免,但请相信学校的大部分课程设置还是比较合理的。而一旦跨出了大学校门,有些东西想再去学习,却由于种种原因难以静下心来学习,导致学习的效果也没那么好。如果有读者恰恰又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基础也比较差,那这篇文章也可以算是给你的,我想说的是,只要你认定了方向,其实很多东西是可以弥补的,既然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们又怎能太在乎旅途中的风雨兼程。

微信扫码,进入【技术人成长】社群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