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工程:从嗤之以鼻到视若法宝

如果非让我来回忆大学软件工程课的相关内容,我只能拜托大哥大姐您们别为难我了好吗,我对本课程的唯一印象就是这门课是开卷考试的。那么作为一个计算机专业、并且作为当时班级里为数不多会编写一些程序的学生,我对这门课程为何如此的无感呢?

首先,大学一系列枯燥的理论课功不可没,我们在学习很多的理论知识,可是却不了解这些知识的应用场景或者说是无法深刻体会其应用场景。计算机可以说是一门实践出真知的学问,你可以把一些经典的理论当作是真知,但因为缺少实践,很多同学对这些真知视而不见,甚至厌恶而刻意远离,对学校为何如此安排课程感到困惑、愤愤不平、嗤之以鼻。在我们还没有写出过几个像样的程序的时候,对软件的理解还非常肤浅的时候,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学习软件工程。

其次,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是这样的,怪就怪自己没有足够的领悟力,缺乏高人指点和引导,不知道大学里学的那些知识如何被真正运用到之后的工作中,因此对学校里学习的内容重视不够,对于像我这样没有以保研为目标的部分学生来说,及格万岁。因此,很多人在最有时间精力、最应该努力打好理论基础的年华,把热血奉献给了游戏或一些虚幻的东西。如果本文的读者有学生的话,我真心建议你在学生时代好好学习理论基础,总有一天你会用得上的。

因为以上的原因,软件工程这门课程只给我留下了开卷考试这么一个印象。后来随着工作经历的增多和视野的开阔,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曾花很多时间去补学校里学的更多理论知识,但因为工作的繁忙,总是难以静下心来学习。关于软件工程,大概十年前还刚毕业不久的时候,我看了林锐的《软件工程思想》和周爱民的《大道至简–软件工程实践者的思想》,看的时候觉得挺爽,过后又什么都忘了。后来经过反思,我认为自己当时还称不上一个合格的读者。为什么呢?因为实践还是不够多,我可能还处在熟悉框架、基本工具使用的阶段,在项目中只负责某一个模块的开发,没有形成全局视野等等,都导致我无法理解软件工程知识在项目中的作用。而随着阅历的增长,自己也成为了一些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对项目的成败担负更大的责任时,才渐渐觉得需要一些流程和方法论,才能更好地将项目推向成功。当然,我也知道一些大神级的人物,比如大学时代就独立开发出游戏引擎“风魂”而名声在外的云风,声称自己对软件工程没有兴趣。我想或许一些工程相关的东西早就固化在他们那类人的脑子里了,他不用再去学什么软件工程照样可以把大项目做成,但不应该让大多数人去效仿。

林锐的《软件工程思想》虽然是二十年前的作品了,但今天阅读还是能有所启发。在书中他把软件工程包含的主要环节画在一个图上,如下:

那么软件工程模型就是要将图上的各个环节串联起来,然后以一定的规范去执行,成为一条生产线。关于生产流水线,我在拙作《漫谈中小企业研发技术栈》中也有提及,一般来说,闭环的生产线是高效率产出的必要条件。具体的比如线性模型、渐增式模型、快速原型模型等等,可以去参考具体的软件工程教程。

在《大道至简–软件工程实践者的思想》中,周爱民说道:

在我如今看来,语言其实是开发的细微未节,而在大学时代、在课桌上令人昏昏欲睡的《软件工程》才是软件开发中的髓质与灵魂。十年的软件开发实践中,其实在很多时间里我都落入了细节陷阱。

“实现”的欲望是从程序员出身的管理者的通病。因此如果你仍然在思考选择什么语言、如何重构,以及在开发部里争论一段代码有没有或应不应该采用某种模式,那么请你暂时沉寂下来,听我说:那是细节。

—《大道至简-软件工程实践者的思想》

这样的观点,简直不能同意更多了。我何尝不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陷入了实现的细节而不自知,对自己熟悉的东西习以为常觉得没价值,对别人做的自己暂时不了解的东西,即使再简单,也总以为高深莫测,从而作茧自缚缺乏自信。

从对软件工程的嗤之以鼻到视若法宝,是一个人对客观事物认知不断变化的一个过程。人的一生中会有许许多多这样的过程在并行着,比如我们很多年前坚信的东西,随着阅历的增加已经变得不那么坚信了,这是因为我们对自己、对事物等等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大家常说的三观发生了变化。那这样是不是意味着过去的自己对很多东西的认知是错误的呢?其实我觉得有时候也不能分对错,可能是有偏颇,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无论处于哪个阶段,都应该汲取更多的知识,进行更多的实践,使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尽量地接近真相,这样有助于在每个十字路口都能做出相对正确的选择。

此文是对我自己经历的总结剖析,如果还能给刚上船的年轻朋友们一点点启发,那将倍感荣幸!

微信扫码,进入【技术人成长】社群逛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